白望舒

枫晨初心,霹雳新欢,杂食党,更新随缘,主要写写同人,偶尔写一下小说

《忘川茶舍》读书笔记

花一晚上看完了忘川茶舍。
就这个类型来说挺短的。
两部就完结了。
其实看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印象——嗯,又一个哑舍,我都做好追个几年更新的准备了,结果她居然真的完结了。
故事也是那种一个主角串起很多小故事的类型,每个小故事都还不错。

一口气看完觉得,不愧是公认后妈,数了数里面圆满he结局的好像只有三对——流笙沧陌,兰阙宋成,还有就是那个女扮男装的将军宋檀。

其他的,男女一般是有一个死了,然后另一个来到茶舍,知道那些极力隐藏的痛彻心扉的真相。

算了算,作者be的套路一般有这两种:一个是初见美好,度过一段美好生活,然后就是其中一方是别人派来的卧底/杀手,或者要利用他/她,经过猝不及防背叛死了一个之后,另一个知道了真相,原来还很爱他/她。另一个就是以前有什么美好回忆,但是再见就是仇人剑拔弩张,然后其中一个其实是因为种种原因为了另一个才变成这样的,最后在死了之后另一个才知道真相。

差不多都是这个套路,虐,狗血。

再说贯穿全文的女主流笙,其实我一开始没看懂简介里面因为误会怎么让沧陌死了的,后来才觉得,真的是,让人恨不起来又喜欢不起来的男主,他的方式让女主痛苦,甚至我一度怀疑,他到底爱不爱女主,还是真的把人当成了替身,因为末桥移情给了女主。

茶舍的悲剧故事里,利用和误会占了很大比例,比较遗憾的就是那个因为不被信任而消亡的花精了,我还挺喜欢的。

里面的每个主角都很有性格,人物都很丰满,但是故事结构有些千篇一律的感觉,看到后来差不多能一眼猜出后续剧情,没什么新意。

总结,文笔不错,故事一般,文荒可看,里面一些细节不错,男女之间的感情也很诚挚,适合和我一样不会写感情线的学习。

我通关了哈哈哈!一个半小时解决纪念碑谷1!有几张图是之前玩二截的

【神印】如果皓晨成神了(枫晨)

一个如果皓晨成神了的假设

后妈如我有这个可能当然要狠命下手虐啦!

其实我觉得还可以,毕竟结局还甜回来了。●v●没让他们你死我活也没生离死别,真的,不是特别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魔族覆灭,黑暗破除后的第二十年,龙皓晨孤身一人离开了圣殿。
当初黑暗虽然被破除,大陆却终究未曾完全归于和平,所以龙皓晨必须要在联邦主席的位置上继续做下去,他的责任感也不允许他在天下未定时独自逍遥,然而这一做,就是二十年。
但是现在他必须离开了,在那场大战中,他的灵力就已经突破了九阶九级,这些年来,哪怕刻意压制,他的灵力,最终还是突破了百万,马上就要迎来消亡的结局。而在这之前,早有预感的他安排好一切事物,将一切权力交接完毕,然后独自离开了圣殿。
采儿曾问他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,那时已经知晓了结局的女子罕见地红着眼睛,哀伤地恳求他让她陪同。
龙皓晨摸摸她的头,一如当年他如此温和地看着紫发小女孩,他是对她解释,也是对其他所有人解释,“我前半生奔波于战乱,踏遍大陆看到的都是战火与鲜血,后半生困于圣殿方寸之地,也没能好好看看这世界——”
金发男子笑容温和柔软地一如往昔,却罕见地带了落寞与哀伤——
“——我想在最后的时间,看看这个世界,看看我为之付出一切的,这个光明的,没有战火的,美丽的世界。”
“而你们,还要代替我,好好看护这个世界呀!”

“……回首繁华如梦渺,残生一线付惊涛……”
在一个荒废许久的建筑里,如果突然传来断断续续的唱歌声,大概会被认为闹鬼。
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本身就是个鬼。枫秀漫不经心地想。
他正飘在魔皇宫内,本来只是路过了兴之所至来缅怀一下,却似乎看到了闹鬼现场。
他循着声音一路找过去,最后到了一个小院,院子很干净,相对于其他地方荒草戚戚,这里明显有人刚收拾过,杂草被灵力简单粗暴地碾成粉末,地面的青砖显露出本来面目,平整干净。
所以他一眼就看到了院子中心的石桌上,虚虚趴着的金发美人。
月色凄清,将绚烂的金色长发黯淡,却增加了神秘感,广袖宽袍的美人,睁着双雾蒙蒙的金眸无辜地看着不请自来的他。
枫秀还没有什么反应,龙皓晨看着他,却忽然笑了,那笑容如花朵刹那开放,被酒气染红的容颜艳色逼人,又带着点虚无缥缈的意味,他伸出手,笑着唤枫秀,
“阿凌——”
“……”
短短两个字,一个称呼,却如晴天霹雳,震得枫秀连退数步,不可置信的看着龙皓晨,良久,才仿佛自鲜血淋漓中挖出那个不可能出现的名字——
“——玲轩!”

枫秀再次回到小院已经是次日凌晨,昨天发生的事冲击性太大,震得他头脑一片空白。等他反应过来,已经身在心城之外了。
但他毕竟曾是一方皇者,短暂逃避之后,还是本能的分析清了情况。
于是,在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时,他回到了小院,此时龙皓晨刚刚自宿醉中醒来。
睁开双眼,金眸迷茫了一瞬后迅速被冷冽的清明取代,察觉到身边有人,初醒的刹那迷糊轻易被不动声色地掩盖。那是多年身居高位的结果,在可以算是人族权力最高的位置上坐了20年,他早就学会了如何完美掩藏自己的真实情况。人族自相残杀是天性,没有了共同的敌人,很快就陷入了争权夺利的漩涡。哪怕威信极高的他也无可避免的被牵涉其中,或者说,正因为他威信太高,又始终手握大权,才引的多方觊觎。这么些年,听的看的做的太多,他也早就不复当年纯白的模样了。
大致回忆起昨晚的事,哪怕是他久经考验的定力也忍不住在内心说抱歉,在马上就要死的情况下掀马甲,怎么看都是在坑枫秀。

自六千年前天谴出世,毁灭一界,天道破损,世界灵力循环被破坏,濒临毁灭,他是世界倾尽全力的自救。
世界倾尽最后的力量孕育了他,杀天谴,补天道,这是他的使命,在他成神之时,以力量回馈世界,以魂魄补全天道,这是他注定要走的路。

原本在作为白玲轩的一世就该履行天命的,但是他中途死了,所以世界迫不及待地再度把他投入了轮回,甚至转世成为了自己的后辈,并且与魔神皇再度纠缠不休。

……

石桌旁,两人相对而坐。
龙皓晨执壶为枫秀斟酒,枫秀接过,饮下。
双方都闭口不谈昨日的事,只当是一场幻梦,一句幻听,他们早上才相逢,他们只是久远的宿敌。
魂体没有眼泪,神明不会哭泣,所以他们只是相对,让微笑的假面掩盖内心的痛楚,哪怕面具摇摇欲坠。
自欺。
欺人。

不必解释什么,从感受到龙皓晨一身浓郁到极致的神性时,一切都明了了,恢复记忆的天命之子终要履行自己的使命,相认不过徒增伤悲,无论是龙皓晨,还是白玲轩,都是注定要死去的,不如让他长久地寻找下去,还能有个念想。
两人安静地饮酒。
没有任何交谈。
不能说,不敢说。
不如不相识。

这里是龙皓晨旅途的终点,他特意选择了这里,此处本为魔族王城,为浊气侵蚀已久,寻常草木难以生存,只有特殊的黑暗属性可以生长,哪怕魔族已没,被污染的土地也无法恢复。但在他消亡时,会有强大的光明之力自他为中心弥散,却可以完美消弥此处残余的魔族浊气,让土地重回生机。
总是要死的,不如在最后,为人类再做些事情。
他精确地计算自己的死亡,冷漠地寻求利益最大化,对自己如此绝情,却对这个世界,如此温柔。
“时间到了。”龙皓晨忽然抬头,已然随着暮色暗淡的天空再度亮起,远远可见有霞光万道,彩云铺路,那是世界在庆贺新的神灵的诞生,也是世界给他的葬礼。
金色的灵力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流逝,龙皓晨的身体仿若沙粒般崩毁,与此同时,他清楚的感受到有光明的神格在魂魄中缓缓凝结——
可惜了——他心念一动,神魂之力凝聚,竟是将那枚未成型的神格碾了粉碎!
神格破碎的力量极为庞大,枫秀清楚地看见光明灵力自龙皓晨起,仿若浪潮般极快地向四周扩散开来,所过之处大地回春,生命律动,已然将此处地气补全,再无污秽。
一位神灵的死亡是有着极为强大的影响的。强烈的光明盛放开来,将日落后昏暗的天空重又点亮,一瞬间,整个圣魔大陆都笼罩在明亮的光下,仿若太阳再度升起!
极远处的联邦圣殿,黑衣的采儿看着再度亮起的天空,忽然失声痛哭。同样的场景,在其他不同的房间也在上演,他们在为已逝者流泪。
龙皓晨灵力在方才自毁神格就已经散了七七八八,身体也崩毁的差不多了,现在原地只剩一个稀薄的影子,看着枫秀,微微地笑了,那一轮灵力爆发他刻意避开了枫秀的魂体,所以现在对方还能好好站在原地,他们就这样静静对视,忽然所有的犹豫彷徨冷漠都不再是问题。
他的魂魄随着最后的力量四散逸开,化作清风,化作明月,化作草木山川,永远看着这片大地。
也,看着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完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开玩笑的,后面还有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三千年后。
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有黑衣男子信步而行,看着周围的一切,没有战火,没有杀戮,孩子不需要被逼着成长,灵力不再是必须,已经变成了极少数人才有的特殊能力,也没有人能再修炼到成神的地步。光明之子的故事还在被传唱,却已经没什么人会去相信。这个世界,美好祥和。这是龙皓晨不惜一切所求的。
枫秀停在一个地摊前,这里卖的是一些旧物,他看到了一截眼熟的锁链,有几分眼熟,似乎是当年的旧物,他俯下身,却被另一只手抢了先。
“老板,这个怎么卖?”
陌生的音色,熟悉的感觉,波澜不惊的心忽然动了一下,循着冥冥之中的一分感应,枫秀抬头,正好与对方目光相对。少年面色含笑,是完全陌生的容颜,唯独那透彻的金眸,仿佛踏过千年时光,遥遥看来。
金瞳澄澈,蓝眸深邃,四目相对,这一看,便再也转不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嗯,就是这样,成神会失去自我,但是他最后碎了自己的神格,借那一刹那的力量逃出来一缕意识,魂魄补了天道,但是他这缕意识最终成功进入了轮回,算是天道最后的馈赠,小龙自由了。至于有没有记忆,你猜?●v●

【神印】意外

父亲节贺文
接上次神归的魔尊设定,两族已经休战好几年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龙皓晨的心情不太好,任谁遇到这种情况心情都不会好。
今天是人族的一个节日,但从小到大从来没没条件也没时间去过这个节的前·光明之子现·魔尊完全没这个概念。
所以他选择跑去和老对头约架,结果就是不小心打嗨了被世界扔进流放之地,和不小心正好在附近被卷进来的渣爹一起,变成了现在这个情况。
老对头一脸懵逼地看着消失在空间裂缝的某神,觉得这货几千年不见更神经了,今天是父亲节!好好待家里父慈子孝不好吗?为什么要来约架!还打了一半不打了!简直耽误我陪儿子的时间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不管了,回家和儿子吃粽子去,好久没见自家崽了,父子要好好亲热亲热,崽啊!爹爹带了礼物哦!是你最喜欢的(*^ワ^*)
已经成年的某崽:-_-||爹你其实可以不用带这些东西的,我真的已经过了玩孔明车的年龄了 →_→
……
另一边气氛就没这么好了,一回生二回熟,被扔进来的次数多了,进来出去都熟门熟路,外人看来恐怖无比的流放之地,他跟旅游似的隔三差五来晃一圈。
但是这次,出了点意外。
看着旁边昏迷的人,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某人烦躁了。冷眼看着某人无知无觉地躺在石头上,他冷冷转身,反正你又不认我!我为什么还要纠结这些。
五米。
十米。
滴答——一滴雨水落下,随之而来的是瓢泼大雨。
龙皓晨脸色一变,急掠到龙星宇身边撑起灵力屏障。
纵然他能来去自如,流放之地也不是什么好地方,不然也对不起它这些年的险恶名声。
流放之地的雨可不是普通的雨,这雨由无数死在这里的生灵的血肉化成,含着无尽怨气,有极强的腐蚀性。普通人粘之即死,即使有灵力也不过能多撑一段时间,这雨对他们这些神级无碍,龙星宇可承受不住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如题,一个意外的脑洞,就想写写父子俩被关在一起谈谈心,虽然这里亲爹一直还没醒【喂!】,不过口嫌体正直的小龙超~可爱~对不对
应该有后续的……吧……毕竟还没谈话呢,我尽量码完
ps,不用在意那个老对头是谁,他就是来卖个萌顺便秀一下父慈子孝刺激下小龙的

楼主美如画【360度无死角跪舔】

“过河——”
村民的声音在山谷响起,正坐在岸边晒太阳的老万“蹭”地站起身,走到河边,解开船绳,等村民一一上船坐稳后,起桨开始撑船。竹篙一点,船离码头,再往河底一撑,船头已掉向对岸。随后老万熟练地起桨、落桨,动作熟练,带着独特的韵律,看起来美观又舒心,好像单单看着他从容的动作,心就不知不觉静了下来。今天天气很好,河上没有什么风浪,小船悄无声息地掠过水面,带起一道水痕,被太阳照的闪闪发亮。
老万在河上摆渡几十年了,大沙河宽约百米,河上哪儿水深哪水浅,哪儿有暗流哪儿有石头,全都一清二楚,他熟练地摇着船桨,掌着方向,小船晃晃悠悠,却没人担心——万家摆渡以来,还没出过一起事故哩!就这样,不过一刻钟光景就到了对岸。
等人都下去了,老万再不慌不忙地看看有没有人渡河,再看看日头,快10点了,算算人数,要做农活儿的乡亲们大概都过去了,于是他摇着桨,悠悠地又摇回对岸,决定回去吃个饭。
啊?您说这个点吃午饭是不是早了点儿?
的确,农村农活儿重,也不太讲究整点,干起活来谁会记得时间?午饭往往是饿了就回去吃,拖到下午两三点都是常事儿,吃完睡一觉,正好避开日头最毒辣的时候。
但老万不一样,他是摆渡的,吃饭的时候大家都要回家,正是需要他的时候,如果他也是这个时候吃饭,那村民们就要等了。所以他平时每天都是两顿饭:上午10点左右不忙的时候吃一顿,算是早午饭,晚上村民都回家之后,他再回家吃晚饭。中午,好心的村民如果外出,都会多带一点干粮,让他先填填肚子。
回到家,刚拿起饭碗,就听到门口传来说话声。看着走进来的人,他眉头一皱就要赶人。这村里的小李,在左邻右舍也算有些名气,是大学生,有想法,和一帮年轻人合作又是折腾大棚养菜又是卖土鸡蛋的,据说也赚了不少钱,也是个“万元户”,本来这都和他没关系,别人怎么折腾,他只要好好撑他的船,让乡亲们出行方便也就够了,但这小李,最近却盯上了他的船,居然和他说要合作收乡亲们的钱!
小李没看他的脸色,进来就大大咧咧扫视了一圈屋子,又看着桌上的白饭和小葱拌豆腐说,“叔,吃饭呢?”
老万不理他,自顾自吃饭。
小李也不见外,一屁股坐在门槛上,就开腔了,似乎知道老万不待见自己,他也不废话,直奔主题。
“叔呀,咱上次提的意见,你想的怎么样了?这可是给您送钱呀!”
“不可能!”老万想也不想地拒绝了,埋头扒饭,乡亲们还等着渡河呢!
“唉唉唉!”小李急了,“叔呀!咱们是一个村儿的,我还能害你不成,你想想啊,摆渡一人收费一元,一个来回大概有10人,每天约莫30个来回,那一个月就是上万块呀!咱们分成,怎么说一个月也能赚好几千,这不比政府发的那几百块钱多了去了!”
“你看看,您家的田前几年没了,您家这么多人总要吃饭呀!您就当补贴家用了嘛!”小李上次碰壁后也是下了好一番功夫,做足了功课的。见老万没反应,他再接再厉劝道,“您孙子也上中学了吧,这可是个烧钱的时候,那卷子资料可都要大把大把的钱撒出去买,您说您就当是给自家人谋个好前途,以后退下来养老也舒服呀!”
然而任他怎么劝说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,老万都跟那河床上的石头似的——油盐不进 。小李也急呀!他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老万为什么不答应,换做别人早就欢天喜地地同意了,说不定现在连新船都划上了。村里那个承诺的说法他倒是知道,不过那又怎样?不过是一百多年前的一句话,这都几代人了,再说收费又不贵,这钱怎么也不是昧心钱,就不能变通一下,好歹也得顾及一下自己家里吧!
老万不理他,自顾自吃完了,把碗泡在水里,等晚上回来一起洗。平时这个时候他已经脚步匆匆赶向渡口了,今天顾及到家里还有一个不速之客,他好声好气把小李送出门,态度温和却坚决地看着小李说,“后生啊,以后别来了,你们年轻人有想法,但是我一把年纪了,也不求什么富贵。大伙儿需要我,相信我,与人方便,与己方便,这就是我坚持的理由和原因。你说再多我都只有这一句话——说话要算数,说好的不收费,那一分钱也不能要!”
老万回到渡口那个只能遮蔽风雨的小石屋,不远处飘着的是他的船。这些年,从缝缝补补的木船换到铁船,从竹篙换到船桨,不变的是万家绝不收费的承诺。

他记得以前长辈们常说的过去,这里的人们对他们一家有大恩!当年他们家颠沛流离地来到这里,是这里的百姓对他们伸出援手,让他们在此安居。
作为报答,他的爷爷造了条小木船,开始为村民们摆渡,并许下承诺,绝不向村民收取一文钱。
他记得爷爷每天载着村民在大沙河上去去来来的场景,也记得小叔住的岩洞夜间常年不灭的火把,更记得自己接过那竹篙许下的诺言:把这船摇下去,万家要做讲信用的人,不收分文。
想着,对岸又稀疏传来了“过河!”的声音,
“来了!莫慌!”他应了一声,向船走去。船飘飘荡荡地向对岸而去,带起的水痕闪亮,信义的光辉也是如此灿烂,它一直闪烁在这大河上。
   正是:
为谢荒迁赠地恩,

造舟义渡载乡邻。

祖孙四代承一诺,

光绪三年划到今。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注:①摘自天涯网友洞庭独木漂的七绝新韵诚信艄公
清光绪三年,有一万姓人家逃荒到湖北恩施州,当地乡民送给了他们河边三亩水田,万家人为报答乡亲们恩德,造小舟接送乡邻过河,不取分文,并承诺一辈子为乡民义渡。万家的子孙一代传一代为乡民义渡至今,已有一百四十年。本文改自此真实故事,有虚构成分,仅以此文表达我对万家义渡善举的钦佩之情。如有冒犯,请及时告知,我会应要求及时做出相应修改或者删文。

ps:很久没写过这种题材了,求大佬指点QAQ有什么不足一定要告诉我呀Σ( ° △ °|||)︴

网购的手链到了,很符合擦擦的颜色!好漂亮!

三观清奇的一本书,很容易被绕进去,之前看了一半懒得看了,今天一口气看完2和3,觉得还不如第一本,第一本和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还是有几分相似的,后面两本就转向灵异风了,尤其是第三本,感觉一二本主角还勉强处于旁观者的状态,第三本就开始参与进去了,尤其是这个结局,感觉主角也要疯了,难道说最后的结局就是主角也是个精神病?然后那个做牛排的罗厨师是他的医生或者分裂人格?所有的访谈其实都是臆想,那些精神病人其实都是他的分裂人格?总感觉这是惊悚小说披着精神病访谈小说的皮,四还没买,有人剧透下吗?
PS罗谦臣挺帅的,我挺喜欢他的。